期货交易的软件“新经济”:,GDP统计的世界性难题

  • 时间:
  • 浏览:7

原标题:大牛时代网:“新经济”:,GDP统计期货交易的软件期货交易的软件的世界性难题

  [新经济的支持者认为,“新经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别于投资、出口,它是从生产率提升的角度,也就是从本质上拉动经济。高新技术的运用带来劳动生产率的较大提高,替代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

  [以互联网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升级到了2.0版本,即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的网购、互联网新金融等模式,可以具体细分为共享经济、零工经济和循环经济。]

  李师傅原来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两年多前,因为种种原因,他未能和所在的出租车公司续约。当时57岁的李师傅犯了难。还有3年才到法定退休年龄,不能拿养老金的期货交易的软件这段日子要怎么过?

  在女儿的建议下,李师傅选择了继续干老本行,只是换个方式:开Uber。有多年开车经验的李师傅对上海的各条道路十分熟悉,因此在简单学习了如何用智能手机接单之后,就驾轻就熟地上路了。彼时Uber刚进入中国市场不久,正大手笔“烧钱”补贴司机和乘客。李师傅很快尝到了甜头。“补贴和车费差不多,还不用交份子钱,扣除汽油和损耗,收入还不错,而且没有开出租那么累。”

  后来李师傅又陆续注册了滴滴打车和一号专车。生意少的时候,就3个应用一起开着接单。李师傅有些自嘲地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没想到我这个老头子也能拿着智能手机,玩玩高科技。”

  李师傅或许从没想过自己这么大年纪还能“借科技的光”。他或许也不知道,让他备尝甜头的Uber和滴滴正把他带进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新经济”中。

  “新经济”的概念被普遍认为最早出现在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美国,当时的互联网等高科技以及越来越强大的计算机,开始渗透到消费者和商业市场中。“新经济”常被用来描述那些处于技术最前沿的全新、高增长行业,这些行业是经济增长的新推动力。

  尽管“新经济”的前景一片大好,但遗憾的是,在各国当前的GDP统计数据中,尚未找到“新经济”的身影。由此,给传统生产力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新经济”依旧有待合适的量化方式。

  “新经济”扭转经济衰退

  1983年《时代》杂志的一篇封面文章《新经济》描述了从重工业到基于新技术的经济转型现象。1987年,《新闻周刊》在多篇文章中使用了“新经济”一词。1996年12月,《商业周刊》首次正式提出“新经济”概念。1997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以官方语言确认了新经济和知识经济的概念。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得益于IT行业的发展和进步,外加全球化和宽松财政政策的辅助影响,美国经济进入了史上最长的增长期。1972年,在经历了近25年的高增长之后,美国开始陷入经济放缓。但在1995年左右,美国经济增速在较高生产率的推动下再次起飞。以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使得美国成功扭转了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末期的经济衰退,并取得经济增速最快、就业率最高、通胀率最低的经济奇迹。自1991年4月开始,美国经济增长幅度达到了4%,失业率从6%降到了4%,通胀率也不断下降。1999年,美国的CPI只有1.9%,增幅为34年来的最小值。

  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显然是上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繁荣的一个重要因素。这段时期,美国企业在科技行业进行了大量投资。大量初创企业如雨后春笋般纷纷涌现,期货交易的软件股价也一飞冲天。苹果、微软等现今技术行业最具影响力的公司也起步于那段时间。媒体和商业领袖迫不及待地开始谈论全新的商业模式。这些人认为,计算机硬件和软件的进步将极大地改变未来,而信息则是新经济中最重要也是最具价值的内容。一些经济学家因此得出结论,“新经济”出现了。

  新经济的支持者认为,“新经济”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有别于投资、出口,它是从生产率提升的角度,也就是从本质上拉动经济。高新技术的运用带来劳动生产率的较大提高,替代了劳动力成本的增加。制造、分销和支持等行业的效率均在新技术的帮助下获得了提升。供应链和库存管理得到了精简,从而改善了和供应商的沟通、工厂停工期缩减至最短。此外,信息技术还改善了自动化生产流程和新产品设计,大大削减了成本。

  从数据上来看,1972~1995年间,用来衡量劳动力生产率的每小时产出增长率仅徘徊在年均1%左右,但在1995~1999年间,生产率平均增长率高达2.65%,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经济。

  新经济的迅速成长,极大地推进了美国制造业、服务业和流通部门的发展。1990~1998年间,美国的GDP增长了26.7%。其间,电子和电力装备产业产值增加了224%,机械工业增加了107%,商业服务、通信、流通和交通产业产值的增幅均在42%~68%之间。2000年,美国GDP总额达到99657亿美元,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比重上升到31.54%。

  与此同时,2000年前,美国的失业率下降至4%左右,为1965年来的最低水平。随着失业率的下降和股市创造的财富,美国人的实际可支配收入也增加了。由于个人实际消费支出在美国经济中占据近70%的比重,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大大推动了美国GDP的增长。

  2.0版“新经济”

  进入21世纪以后,以互联网信息技术革命为标志的“新经济”升级到了2.0版本,即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平台发展起来的网购、互联网新金融等模式,可以具体细分为共享经济、零工经济和循环经济。

  尽管“共享经济”还处于婴儿期,但人们对它已经不再陌生。据普华永道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共享经济》,有44%的美国消费者熟悉“共享经济”这个概念,19%的美国成年人曾经参与过共享经济交易活动。在这些曾参与过共享经济活动的人中,57%的人表示对共享经济中的企业感到好奇和着迷,但依然存在疑虑;72%的人表示自己会在未来两年内成为共享经济的消费者。

  共享经济的概念十分简单:任何未被使用的东西都可以租出去,比如汽车、房屋、工具等。供应商和消费者之间通过一个在线平台便可建立起直接联系。过去几年中,传统商业部门在共享经济企业的推动下发生了转变,这种转变以酒店和运输行业最为显著。比如,短租平台Airbnb就是在那些想要寻找一个留宿地点的人和那些愿意出租自己居所的人之间架起了一期货交易的软件座桥梁。

  Uber也是基于同样的理念,通过在线平台为个人提供出租车服务。相关数据显示,美国的汽车利用率大概只有5%。2013年,Airbnb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Chesky)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美国总共有8000万部机械钻,平均每部的使用时间是13分钟。我们真的需要人手一部机械钻吗?”

  美国风投资本家兼作家比尔·戴维多(BillDavidow)则言简意赅地对共享经济的好处进行了量化:“一辆本田思域(汽车),如果每年行驶7500英里的话,那么年成本在6500美元左右,相当于每英里85美分。如果通过网上租车公司Zipcar,每年则能使用500小时,那么相同的行驶里程成本仅为4250美元,节省了2250美元——这笔钱相当于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年收入的4%。”共享经济的优势显而易见。

  共享经济是一种“三赢”。就消费者而言,搜索及交易成本更低了:通过手机应用便可一键呼叫本地司机,或者实现家具送货上门,甚至完成医生预约,且一般而言商品或服务的成本较传统选择更为低廉。从供应商的角度来看,共享经济意味着更多的灵活性:在供应商希望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提供产品或服务。从宏观经济层面来说,共享经济意味着对资源的更高效利用,属于一种更可持续地消耗产品的方式。

  那么,共享经济对传统经济的颠覆有多大?以Airbnb为例:创办于2008年的Airbnb目前在全球3.4万座城市开展业务,平均每晚接待42.5万名宾客,也就是相当于每年1.55亿人次,几乎比希尔顿酒店集团多了22%(希尔顿酒店集团在2014年接待的宾客人次为1.27亿)。据报道,Airbnb目前已启动新一轮融资,寻求募集5亿~10亿美元资金,融资完成后其估值将达到300亿美元。

  再来看看Uber:尽管成立仅7年时间,但这家公司现在已经在全球450个城市中开展业务。截至2016年7月,Uber的使用量累计超过20亿次,高峰时期每秒会有147个用户使用。今年6月,Uber获得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35亿美元投资,其估值也由此高达625亿美元,成为全球最大的私有科技公司。

  当然,共享经济远不止住宿和租车这两个领域。在其他商品和服务领域,共享经济也正在生根发芽。据普华永道预测,在旅游、汽车、金融、员工派遣和音乐及视频流这五大主要共享经济领域,全球收入将从2015年的150亿美元左右增长到2025年的3350亿美元。

  在强大经济效益的推动下,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模式的初创企业的投资每年都在增长。据德勤在2015年的预计,全球范围内对共享经济初创企业的投资额从2010年的3亿美元迅速增长到了2014年的60亿美元。而2015年,已经有120亿美元投资到了此类初创企业中,是脸谱网(Facebook)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网络型初创企业投资额的两倍多。谷歌、通用电气、花旗等知名企业都在共享经济中看到了商业机会,并投资于初创企业。

  至于零工经济,则是传统自由职业经济的互联网版本,人们可以在一段时间内为特定任务提供或出租自己的技能和才能。而循环经济的目的是以“从资源到资源”的循环节奏来取代企业传统的“从资源到废物”的运作方式,旨在通过修补、重新利用和重新生产等方式,从根源上“阻止”废弃物的产生。

  GDP不再是衡量的好方法

  尽管过去几年已对新经济的成就有目共睹,但要衡量新经济的规模及其对GDP、就业和收入的影响依然很难。一个原因是,传统的生产统计以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为主要调查对象,但共享经济的参与者大多是居民个人,因此传统的统计调查方法很难完整采集到相应的生产数据。

  不过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如今的GDP统计方式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的脚步。今天,许多经济学家、决策者和政客都还在使用20世纪的方法来分析21世纪的经济。风投资本家戴维多认为,事实上,两者在现今是并存的:“实体经济是贫瘠的、倾向于通胀的,它处于挣扎之中。在许多发达国家,实体经济正在收缩……我们用美元来衡量大部分经济活动。如果花出去或赚进来更多的美元,那我们就会得出经济正在增长的结论。”

  “而虚拟经济是强劲的,倾向于通缩的,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遍地开花。虚拟经济中,我们所获得的许多服务都是免费的。”戴维多表示,“如果我们为这些服务付钱的话,它们就会作为GDP的一部分被计算进去,将成为经济增长的一部分。但我们并没有这么做。”

  GDP的一种计算方式是,将一个国家每年所花掉的资金全部相加,可偏偏我们如今都要使用的各种互联网服务都是免费的:谷歌和百度的搜索功能、电子邮件、云盘、TripAdvisor或Yelp上的酒店和餐厅评价、微信和WhatsApp的免费文字短信等。因为没有花钱就享受到了这些服务,所以它们并没有被计入GDP中。

  事实上,这些在互联网上所获得所有“免费”服务都不免费——不是以可以计算的金钱的形式,而是我们的隐私和注意力。尽管有关这些服务的价值并没有精确的数字,但广告商在数字广告上所花费的资金——2014年估计为1140亿美元——可以一窥这些服务的价值几何。

  英国财政部前顾问、经济学家黛安·科伊尔(DianeCoyle)也表示,被广泛使用的GDP已经不再是衡量经济表现的好方法:“这是一种为20世纪大规模实体生产经济所设计的方法,不适合快速创新的、无形的、数字化的现代经济。”

  摩根士丹利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提醒道,“50年前,美国和全球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制造业和工业活动所推动的。但是今天,我们的经济更多是被服务和消费者在推动,这不仅仅是在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皆是如此。具体来说,发达世界的经济,70%以消费和服务为导向……现有的许多经济学工具并没有很好地体现这部分的价值。”

  此外,正如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理论”所预言的那样,新经济不仅仅为实体经济增加了尚未被计入经济的增长,还摧毁了旧经济中被计入增长的部分。微软前首席架构师、现高智风投公司首席技术官爱德华·荣格(EdwardJung)解释道:“GDP衡量的是一个国家内生产的所有产品和服务的市场价值,但数字时代的许多明星公司(如Facebook、Twitter等)并不生产产品,只提供免费服务。这些明星公司甚至还有削弱传统业务生产率的倾向。免费导航应用已经令曾经是美国增长最快公司的GPS先锋企业佳明(Garmin)销售额缩水,Skype则正在分分钟"杀死"国际电话业务。”

  无怪乎,对于新经济,经合组织和欧盟统计局等国际组织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新经济的出现造成GDP规模的漏统计和增速被低估”。

  无形资产怎么算?

  诚然,随着经济活动变得越来越复杂,GDP的核算也在变得越来越难。如果要计算每年制造和出售了多少辆汽车或多少台电脑,还是相对简单。在使用流水线进行大量生产的时代,越来越大的数字是衡量经济增长的一个好方法。但是在新经济时代,产品的质量和性能增长极快,又该怎么衡量呢?

  美国是较早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国家之一。1998年美国达拉斯联储银行的一份报告这样写道:“GDP是一种为大规模生产而设计的数据统计法。它只是简单的计数——计算有多少部件被生产出来。在衡量无形资产方面,它毫无用武之地。”

  为了更好地体现经济的真实面貌,美国经济分析局(BEA)在过去30多年中对GDP核算做出过多次调整。1999年,BEA引入了一种反映新技术所产生影响的计算方法。2013年,美国开始把科研支出以及娱乐、文学和艺术品原件支出等作为固定资本形成计入GDP。这使得2012年美国GDP总额比原先统计的增加了3.6%,约5598亿美元,额外增加的部分比比利时的GDP规模还高。

  中国也在GDP核算方法上做出了有益尝试。今年7月5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消息称,根据联合国新的国民经济核算国际标准,改革研发支出核算方法,能够为所有者带来经济利益的研发支出不再作为中间消耗,而是作为固定资本形成处理。按照新的标准,2015年中国经济总量为68.55万亿元,比原先的67.67万亿元增加了8798亿元,增幅为1.3%。

  新经济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新增长引擎。在中国经济新常态之下,创新力度加大,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非常快。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许宪春在7月初的第十届“中国经济增长与周期论坛”上表示,新经济快速增长对中国传统经济下滑的影响发挥了重要的对冲作用,但目前对新经济的核算尚存在很大难度。目前,国家统计局也正在探索新方式,把网约车等新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统计出来,纳入GDP增长。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原标题:大牛时代网:“新经济”:,GDP统计的世界性难题

感谢您对 大牛时代网 的支持

 声明:大牛时代网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若有疑议请发送邮件到lnddygya3@tom.com,我们将在2个工作日内审核处理。